……

……

【叶周】非典型性(中)

*叶周abo 叶修o x周泽楷a!!!!!看清楚
*期末修罗场结束!学校敢不敢六月底就考完!
*我万万没想到还是有个中。
*下的话,各位大概还要等一会……一会……一会……(土下座)(ಥ_ಥ)(ಥ_ಥ)(ಥ_ಥ)
*说实话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的排版发出来就变了个样
*那么ok的往下














    大概是叶修真的干了什么对不起上天的事,刚下定决心祸害个人,就被泼了盆冷水——足足一个月他都没能再遇到周泽楷,连根发丝都没看到!周泽楷倒是如愿以偿的没有见到这位前辈,安然无恙的渡过了尴尬期。至少过了这一个月,再让周泽楷见到叶修也可以保持正常的表情与之交流,当然最好不要再让他碰上某人的发情期。

    现在周泽楷宁愿和一个月前半死不活的叶修呆一块也不想在医院里独自面对医生的盘问——唯一知情人江波涛和他的论文难舍难分去了。和半年前如出一辙的问话,周泽楷表示他的回答也和半年前的一模一样,前提是他还记得半年前江波涛说了什么并能完美地复述。好吧,周泽楷选择狗带。他觉得,大概医生也想弃疗。

    两个小时的复诊算是告了一段落,周泽楷盯着面无表情的帅脸,攥着“有待观察”的诊书,生无可恋地走出医院。

    然后他看到了叶修带着同款的生无可恋,从另一扇门走了出来。周泽楷希望叶修的眼睛可以暂时性失明一下。

    显然,叶修视力好的可以,也可能是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一眼瞄到了混迹在人群中的周泽楷。

   “好久不见啊,小周。”
 
    可以的话并不想在这里见到你。周泽楷想赏叶修一个白眼。

   “好久不见叶修前辈。”

    周泽楷点头,端庄而且乖巧而且无奈的回应。叶修两步走到他身边,一起并入了人流之中。

   “生病了?来这破地方。”

    摇头。周泽楷想了想江波涛的形容词,轻声道:“老毛病啦。”

   “哦?我这也是老毛病了。”

   “信息素?”

   “是啊。”叶修习惯性掏口袋,却捞了个空,才想起为了这次检查他的烟早在半个月前就被苏家那两兄妹搜刮没了。叶修不由得又惆怅了几分。“要我说查不查都一个样,反正没啥效果,该咋样还咋样。”

   “对!”周泽楷赞同的都用上了感叹句。“没效果!”

    极其同步的一声叹息。

    周泽楷觉得叶修顺眼多了。

   “上次的事多亏小周帮忙啦。要不哥以身相许吧?”

    周泽楷懵圈。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叶修就先笑开了。

   “开个玩笑,看你那吃了二翔一样的表情。哥就想请你吃个饭。赏脸不?”

   “这,我……”

   “怎么白吃的饭都不要?!现在的小年轻这么根正苗红啊?!”

   “还是说,小周看上哪个小学妹了,就不要前辈这老脸了,嗯?”

    我不是我没有!
    我才不要你的脸。
    前辈你本来就没脸。
    江。我可能需要你。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槽点太多周泽楷几时什么话都说不出,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丝红晕浮上脸颊。
  
   “没有小学妹啊。”叶修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泽楷一眼,心里正偷笑着呢。“那,周大帅哥,咱走起?”

    叶修也没给周泽楷拒绝的机会,拉过小周的胳膊就往某个小弄堂带。猝不及防被一把抓的周泽楷踉跄了几步才调整好步伐配合叶修,任他带着自己走。

——————————分割线———————————

   “所以,今晚吃这个?”周泽楷和大碗酸辣粉面面相觑。叶修向自己那碗里胡乱弄了一通,刚往嘴里塞了一口,此时正被烫的说不出话,只得用眼神传递疑惑。

   “不健康。”周泽楷用手指指叶修的腹部,“对胃不好。”

   “偶尔也要放纵一下的嘛!”叶修吞下那一口,喘过气,又准备再塞一团粉丝,见周泽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哀叹一声,放下筷子,拿过周泽楷的那碗。“张新杰说这里的酸辣粉加十分之七勺醋最好吃,哎,你看这十分之七了没?”又从善如流的放上其他一些调料,刚好避开了周泽楷的忌口。

   “……多谢前辈。”接过叶修调好的酸辣粉,周泽楷觉得并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区别。随便吃两口吧,反正吃不死人。

    张新杰前辈,nice!吃过一口便欲罢不能的周泽楷如是想。仿佛周身都在冒小花花。

    叶修突然有种危机感。

———————分割线——————————————

    若是出去最后这点小岔子,叶修大概真能在食物的助攻下好好装把逼,增加一下某人对他的好感度。周泽楷掏出钱包爽快地付了钱,还顺带俘获了前台小妹的芳心。回到座位叶修还保持着生无可恋瘫桌状,周泽楷偷偷笑了几下,才收好表情,问:“走?”

    叶修迟迟不动。周泽楷无奈,伸出一只手,使劲拉起叶修,硬是把人拖出了店。直到叶修自个总算能行走正常了,准惫把手抽回来,周泽楷才发觉叶修的手劲还挺大,至少他的手暂时就解放不了了。
 
    街上还挺热闹,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开始,两个大男人牵个手也没啥,不牵反而容易走散。再看叶修貌似是被请客不成反被请打击到了,没精打采的,各种蔫,周泽楷也就随他去了。
  
    街区离学校不远,顶多十分钟的脚程就能到学校大门,再还要走去宿舍楼,鉴于这次又被后辈拯救了一次,叶修怎么要先把周泽楷送回宿舍,周泽楷拗不过,想着就叶修这个性,碰上他别人能不出事就好,也就放心了。

    满打满算不过二十分钟,叶修还挑的近路走,愣是被两人走出地老天荒的氛围来。叶修一路都牵着周泽楷没敢放,怕这一放小周就不给他牵了,那还怎么泡人家!从掌心传来另一个人的温度,有点凉凉的,周泽楷的手没有叶修那么骨节分明,有点像女孩子的,又白又软,但五指修长,也能一眼看出是个男生的手。牵了人一路,叶修满脑子只有四个字,君子如玉。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到周泽楷宿舍楼下,叶修是再舍不得放开也得松手。

   “到了。”

   “嗯。”叶修趁着人的手还在自个这,摩挲了几把,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浑身上下都写着遗憾。

   “噗呲。”周泽楷看着叶修这怨念样,没忍住笑了出来,又赶紧捂上嘴,可肩膀还是抖个不停。叶修的小眼神更怨念了。

   “酸辣粉,很好吃。”
   “晚上,很开心。”
   “前辈,很好。”
   “谢谢。”

    叶修也不再装怨念了,抬手不由自主就抚上后辈的头发,软软的像丝绸。

   “开心就好啦。唉,就是这次又麻烦你了。”
 
   “没关系。下次,请回来?”

   “你这是立flag啊!万一我下次钱包再没带肯定是你的锅!”

   “嗯,我的锅。”

    晚风轻拂,撩起几缕黑发,周泽楷眉眼弯弯,一双黑眸盛满了星辰,叶修只看见了对方眼里的自己,一眼万年。

    兀的,两颊火辣辣的,叶修赶紧收回了手,潇洒的一个转身就走:“那小周再见啦。哥回去了。”回去该在冷水里泡泡了。

   “啪。”叶修感觉从后面吹来一阵风,夹杂着薄荷的清香,而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手抓住了。是周泽楷。是他追上来了。

   “前辈。”

   “怎么了,小周?”叶修深吸一口气,不住告诫自己:不要回头。周泽楷的气息围绕,叶修真的怕一回头他就做出什么壮举,吓跑这个纯良的后辈。

   “少吸烟。烟味,有点重。”

    明明还有好一段距离,叶修只觉得周泽楷仿佛就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嗯。好。”

    得到回复,周泽楷松开手,转身回宿舍。

    叶修魂不守舍的走回自己的宿舍,期间差点撞树上不知多少次。扑倒在自己床上,周泽楷的气息久久萦绕,不知道是真的这么持久还是叶修的心理作用。

    小周……这可是你招的我哦。

    不知不觉叶修竟有点嫌弃自己这烟味了,把那股清新的薄荷冲淡了不少!

    等等!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点不够用了。自己去医院检查,但因为自己吸烟会影响到信息素的检验,所以自己半个月没碰过半根烟,哪里来的烟味?!

    慌忙从床上爬起来,闻闻自己,叶修没了动作,呆愣着不动。大概是刚刚被周泽楷无形的撩拨到了,叶修原本控制的好好的信息素有点溃散。

    所以刚刚小周说的烟味重,是自己的信息素?!

    他不是闻不到的吗?!

   

    TBC


评论(2)

热度(38)